2020欧洲杯分组赛程-“凌笛科技”完成1亿元A+轮融资,服装行业线上协同需求剧增

2020欧洲杯分组赛程-“凌笛科技”完成1亿元A+轮融资,服装行业线上协同需求剧增

36氪获悉,2019年底,「凌笛科技」已完成1亿元A+轮融资,由高榕资本领投,老股东顺为资本、元璟资本、百度风投、云栖创投跟投,浅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。

凌笛科技成立于2015年,主要为中小服装企业提供3D设计工具、协同工作系统和供应链交付等产品和服务。

传统的服装设计主要以2D的平面设计为主,简化后的流程大致如下:设计师完成设计后,由打版师确定版型和面料,再与工厂沟通制作样衣,最后选择继续修改或投入生产。整个过程平均需要4个循环的沟通,一件新款从设计到上架至少需要3-4周时间。而设计师新设计的款式,往往只有20%-30%会进入到生产流通环节中,造成大量的浪费。

这样的作业方式,显然已经跟不上服装行业近两年来大行其道的”小单快反”潮流。凌笛科技则想通过一系列的智能化数字产品与服务,提高服装企业从设计到生产全过程的效率。其核心产品包括Style 3D设计软件、服装3D数字化设计研发沟通管理系统、3D数字化时尚产业服务交易平台等。

具体来说,服装企业可通过Style 3D设计软件进行”所见即所得”的服装设计,这一软件中包含数以万计的版型模型、面料数据,设计完成后,设计师、打版师可以就这个带有版型、面料数据的虚拟样衣进行在线沟通,甚至可以跳过反复修改实体样衣的环节,从而将沟通循环压缩至1.5-2个,这对于跨地区、跨国的服装企业而言,仅在设计协同的环节,就能够提高1倍的效率,也能减少因设计作废带来的浪费。

而对于缺少供应链资源的中小服装企业,可以在设计完成后,交由与凌笛科技合作的生产企业完成订单的生产。

凌笛科技协作流程图

在整个过程中,凌笛科技的收入则主要来自软件使用年费和供应链交付两部分组成,已合作的客户包括波司登、森马、日播、七匹狼、OTTO、MANGO等国内外知名服装品牌。

相比传统的3D数字化设计软件,我们不难看出凌笛科技更强调连接,即从设计到生产各环节的打通,从而建立一个中小服装企业的生态系统。为此,凌笛科技的Style 3D设计软件主要为通用版本,企业版的年费定价在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——创始人刘郴称,这大约为打版几件实体样衣的价格。2019年近2亿元的营收中,大部分来自供应链订单交付。

刘郴介绍,这样的商业模式更符合中国服装企业的付费习惯和实际需求,一方面中国传统企业没有为软件付费的习惯,而动辄上万元的账户费用对中小企业来说价格过高,另一方面,服装行业是离散型行业,设计、生产、流通都离不开企业间的协同与合作,传统的线下沟通形式无疑效率过低,且成本高昂。

受疫情影响,国内远程办公需求爆发式增长,也加快了传统行业向数字化和线上化转型的步伐。刘郴称,疫情发生后,许多国外服装企业纷纷取消了来华的商务活动,传统线下沟通形式受阻,企业不得不开始重视线上协同形式,而凌笛科技这类专业型的线上协同平台,正能够解决服装企业当下无法线下沟通和复工的问题。因而远程复工后的第一周,凌笛科技海外客户的咨询量就上升了至少10倍。

万亿级规模的服装和纺织行业,一直以来都是科技、互联网创业者和资本关注的重点。例如,纺织品交易电商平台百布网、纺织产业互联网公司智布互联先后于2019年完成D轮和C轮融资,百度研究院大数据实验室AI科学家浣军从百度离职后,创办了深尚科技,希望将AI落地到时尚产业。

足以证明行业数字化和互联网化是大势所驱,刘郴认为,这就决定了疫情带来的推动不会是昙花一现,而客户会进一步认可线上化的价值,依赖度也会提高。

足以见证行业数字化和互联网化是大势所驱,刘郴认为,这就决定了疫情带来的推动不会是昙花一现,而客户会进一步认可线上化的价值,依赖度也会提高。

据了解,凌笛科技的核心产品在2019年6月完成打磨和升级,历经4年的产品研发和测试,拿到A+轮融资后,今年正是凌笛科技计划大力进行市场推广的时期。问及行业的波动是否会打乱凌笛科技原有的规划,刘郴回答到,服装企业今年确实会因为疫情受到业务上的冲击,但懂得审时度势的操盘手,无疑会在这一次危机中通过技术手段求存,因而对凌笛科技来说,危中有机。

目前凌笛科技约百余人规模,主要架构包括软件研发团队(占比50%)、版型面料数据库的内容运营团队和供应链管理团队。刘郴本人为比利时 VUB 大学应用计算机专业硕士,是国内服装外贸五十强联合创始人之一,拥有十余年服装设计从业经验,了解服装行业从设计、供应链到销售的全流程,核心技术人员分别来自复旦、微软等高校和机构的技术专家,在图形图像技术领域有深厚的技术累积。

图片来源:Pexels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thlefoc.com